2018:中国民营航天证明自己的一年科技

2018-12-29 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 编辑:新金沙注册网址在线
2018:中国民营航天证明自己的一年 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刚刚沿道学步,沿体制航天的技术、流程与经验,学美国民营航天商业模式的探索,通往太空的路,还有很长很长

[摘要]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刚刚沿道学步,沿体制航天的技术、流程与经验,学美国民营航天商业模式的探索,通往太空的路,还有很长很长。

天仪研究院在轨10星,九天微星一箭7星,蓝箭航天发射首枚运载火箭、完成火箭工厂交付,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分别成功发射2枚亚轨道火箭……

这些公司在三年间讲过的故事,如今正一一兑现。对它们来说,2018年,既是资本解冻的一年,更是证明自己的一年。

只有四年历史的中国民营商业航天,还只有百家左右中国民营公司,刚刚沿道学步,沿体制航天的技术、流程与经验,学美国民营航天商业模式的探索,通往太空的路,还有很长很长。对每个投身于此的人来说,这可能都是一条没有终点与终局的赛道……

2018:中国民营航天证明自己的一年

一、迎来资本解冻期

2014年年初,还没有大学毕业的胡振宇,创办火箭公司“翎客航天”,并拉来了一笔投资:来自天使投资人杨宁领投的300万元、以及天使汇上被认购的515万元额度。

这815万元,也成为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历史上第一笔投资。一年后,长光卫星、蓝箭航天、天仪研究院、零壹空间先后获得融资。从这里开始,中国的民营商业航天正式起步。诸多中国航天人的人生轨迹也开始转变。

这种转变是中国商业航天快速发展的反映。初略估计,过去三年,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至少出现了100家新公司。这条政策门槛高、投入周期长、资金门槛不低的赛道步入正轨,资本无疑是重要推手。

如果说2015-2017年间,资本对这条赛道的态度还是了解观望、谨慎试探;如今,这条赛道终迎来资本解冻期,成为新科技赛道2018年的投资小热点。2018年,多家创业公司先后成立,数家知名基金今年纷纷投注,包括经纬、华创、高榕、晨兴、IDG、顺为、源码、险峰、明势、复兴、赛富等在内的知名基金均有出手这个赛道;包括火箭、卫星在内的第一梯队的创业公司估值已超30亿元。

2018:中国民营航天证明自己的一年

2018年获得融资的火箭公司融资情况,数据来自36氪、鲸准、企名片,以公开数据为准

2018:中国民营航天证明自己的一年

2018年获得融资的卫星公司融资情况,数据来自36氪、鲸准、企名片,以公开数据为准

据36氪统计,2018年国内商业航天领域至少披露了17笔投融资交易,数据与2017年接近(航天加工程技术研究院数据:共有17家企业获得总额为21.6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投资)。若剔除体制背景的航天科工火箭2017年获得的12亿元A轮融资,2018年行业融资总金额及单笔融资金额也有所提升,过亿元的大额融资比例亦有提升。

2018年国内商业航天过亿元的融资至少在6笔以上。根据公开信息及业内信息,火箭领域,蓝箭航天获得3亿元B+轮融资;零壹空间宣布获得3亿元B轮融资;星际荣耀A轮融资也在亿元左右。卫星领域,天仪研究院宣布获得1.5亿元A+轮融资,九天微星宣布获得过亿元A+轮融资;36氪从行业了解到,银行航天2018年的融资额很可能也已超亿元。

2017年,赛道上仅星际荣耀、天仪研究院融资金额接近亿元(科工火箭融资12亿元,华讯方舟融资6亿元,丝路卫星融资1亿元,上文21.6亿元的数据包含上述三笔融资)。

与此同时,参与商业航天的知名投资机构数量也在增加。去年披露的交易中,仅北极光、赛富、经纬参投,三家机构共同参与了天仪研究院A轮融资。今年,这个名单上可以列出更多名字:华创、高榕、晨兴、IDG、顺为、源码、险峰、明势、复星……

二、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兑现承诺

资本升温,并非偶然。

天仪研究院在轨10星,九天微星一箭7星,蓝箭航天发射首枚运载火箭、完成火箭工厂交付,星际荣耀和零壹空间分别成功发射2枚亚轨道火箭……

这些公司在三年间讲过的故事,如今正一一兑现。

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公司开始用业绩证明自己。即使是新成立公司,也在想办法证明自己,零重空间亚轨道测试3颗卫星;九州云箭完成1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推力室点火测试……

如今,已没有人会质疑人类需要火箭,怀疑人类需要卫星。

这个已有数十年历史的行业,曾因为投入周期长、重资产令资本望而却步。毕竟残酷的回报率总不时被提及。比如,20年前,Iridium、 GlobalStar各花费约60亿美元才做出星座网络;1999年、2002年两家公司双双破产,后被政府主导的资本收购复活;如今前者市值不到20亿美元,后者市值不到5亿美元。

现今这样的现状也因卫星小型化而改变。

卫星是商业航天的核心环节。卫星制造、卫星发射、卫星运营及卫星应用几乎概括了商业航天的上下游。以往,卫星的重量多在吨级,成本多在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,研发周期多在数年,发射成本多在7000万美元(美国5千万至8千万美元,欧洲2亿美元)。商业卫星多需要花费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收回成本,应用端费用居高不下,想尝试者只能望而却步。

小卫星提供了另一种可能。微小卫星研制周期短,一般在一年半以内能够完成研制,发射方式灵活,可随其他卫星搭载发射,研制成本和发射成本大为减少。理论上的低价,过去几十年传统航天的固有商业模式有望被打破。

虽然卫星公司均想成为卫星运营商,后者在商业航天产业链中的市场份额约为70%(国内因为缺少卫星电视这一应用市场占比远低于70%),远超卫星制造的10%。但在基础设施不成熟的当下,却不得不首先成为卫星的制造商。目前,包括长光卫星、天仪研究院、九天微星、千乘探索、微纳星空、欧科微、银河航天、零重空间等在内的公司均在从事微小卫星的研发与制造。

当下,由于小卫星,尤其是立方星的成本不断降低,运载成本却居高不下,单公斤进入太空的成本逐渐成为了卫星公司们的桎梏,他们为低价所做的努力,事倍功半。

小卫星的发展带来了运载火箭需求提升,为小卫星星座而量身设计的小型运载火箭迎来了市场需求。但与商业卫星相比,更高的政策门槛,使得国内火箭公司经历了更坎坷的创业之路。

2015年前后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影响下,以翎客、蓝箭、零壹为代表的中国第一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开始创立,基本商业规划为做固体火箭,从体制内采购固体火箭发动机,自研完成总装。但随着2016年国内火箭发动机的政策变化,使得这些公司不得不调整策略,开始自研火箭发动机,蓝箭转为自研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及火箭,零壹调整为自研固体火箭发动机及火箭。直至2017年,中国才出现了第二批民营商业火箭公司,如星际荣耀、星途探索、九州云箭、灵动飞天、深蓝航天等。

1
3